欧洲杯

     落幕了,落幕了,决赛加时葡萄牙进一球,卫冕冠军。真是有人欣喜,有人落泪,蓝衣骑士在自家门前与冠军失之交臂,太可惜了。(其实我还想看他们点球来着)

     这剧情也太狗血了,开局没多久C.罗因腿伤被换下场,葡萄牙这是秒秒要输的节奏啊,然而,事情却并未朝法国队乐观的情况发展。其实,在看的途中,在加时赛的那个罚给葡萄牙的前场任意球,我一直觉得是裁判的误罚,虽然葡萄牙并未因此进球,但对于被罚黄牌的那个法国球员来说,也是一次精神上的打击。后来才知道,这场比赛的裁判团来自英国,而英国正被脱欧弄...

随笔

    “啊,真抱歉...你怎么了,脸色不太好啊。” 我眼前的这位男孩子拥有栗色的头发和墨色的眼睛,俊逸的脸上挂着一抹浅笑,此刻夕阳染红了湖对岸远方的天空,绚丽热情的火烧云以燎原之势将碧波荡漾的湖面渲染成一片赤色。“多具活力的颜色呀,却意味着一天的结束,就像一部伟大剧作一定要以最意境幽远的咏叹来调拉下帷幕,祭奠曾经的辉煌。” 我一边注视着眼前的那个人,一边把余晖投向远方,却被那幅艳红的图景刺痛了眼睛,我感受到心的沉坠,仿佛被铅浇铸一般,直直的落到海底,泥沙飞扬、覆盖湮没了这座海底雕塑。我难受的捂着额头,将手中的羽毛球甩向他,沉声道:“...

随笔

     睡到午后的我目前正躺在床上睡眼稀松的抱着被子打着滚。再这样一个春末夏初的季节里,刺激强烈的金色光束从变幻莫测的云层中涌出,虽被窗檐遮挡了一方余辉,但多数金色还是穿过窗户透过纱帘直直的朝我的床头射来,挑逗着我微合的双眼。耷拉的眼皮在金光轻柔的爱抚中微微颤动,像是终于忍受不了似得,缓缓抬起。金芒缠绕于睫毛间,照亮了仍带睡意的双眸以及有睡痕的侧脸。我坐起伸着懒腰打着呵欠,理了理披散的青丝,转头微仰的看向离我些距远的窗外的午后世界。——真是静谧安宁。

      我翻身下床,身为学...

© 一梦清秋 | Powered by LOFTER